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_E酷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体育现金网
主页 > E酷生活 >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 >

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

2020年07月11日 来源:http://www.95shenbo.com

谁能料想三月会做洪水!那突然的巨浪,竟沖破这样坚固的防堤;那无情的巨浪,竟流毁这样美丽的田园;那激怒的巨浪,竟淹没这样和平的城镇。

——吴新荣〈谁能料想三月会做洪水〉

如何面对历史事实的逐渐剥落,以及提防理解与诠释的单薄,自始至终就是「转型正义」(TransitionalJustice)遇到的困难与挑战。以台湾的情况来说,连续殖民与内部殖民的情境,让我们至今仍然必须在遗忘与记忆的斗争中拉扯,更必须在说与不说之中,面对误解或肤浅化的挑战。

关于转型正义,经常出现的第一个迷思是「简化」,将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将从1949年到1987年长达38年又56天的戒严统治,简化为对蒋介石、中正纪念堂或国民党的检讨与清算。事实上,对于转型正义的思索,原本就不会只停留在一个人或一桩案件,而是整个社会都需要面对的、对于过往社会结构的反省。

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

因为一旦只关注中正纪念堂或蒋介石铜像的去留,将转型正义扭曲为「去蒋化」,不仅仅会简化威权统治所造成的系统性伤害,更会让未来对于战后台湾史的理解变得单薄。台湾不仅仅只有一座中正纪念堂、一座蒋介石铜像,成千上百条的中正路、介寿路与校园、行政机关里处处可见的「蒋公」铜像要怎幺处理?

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

如何打破长期以来英雄崇拜的误解与迷思,才是整个台湾社会不能也无法逃避的责任。

第二个迷思是「误解」,误将转型正义理解为「受害者」对「加害者」的复仇与追讨,而忽略了在整个戒严统治当中,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都同样受到威权统治的影响与伤害。文化部在2017年以「审议式民主公民讨论」的方式,尝试由下往上开启关于中正纪念堂转型的社会讨论,就是希望让「转型正义」成为大家都能够介入、关心的议题。然而,文化部的尝试之所以困难,不仅来自于立场的冲突,更受限于历史记忆的殊异与落差。一方面,台湾社会一直以来就缺乏对于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的讨论;另一方面,过于全面的暴力与巨大的伤痛,也很难在时空的断裂横沟中,被后来的人们(下一个世代)所理解。

夏春祥教授的研究便指出:戒严时期台湾主要媒体《台湾新生报》、《中国时报》、《联合报》自1948年至1987年居然仅有15则报导,尤其在1983年以前更是完全消失,是好长一段的「社会失忆期」。因此,蒋介石在「转型正义」方面的责任不仅仅只在于228事件时派兵、白色恐怖时影响司法判决,更还包括了在他统治期间,截断台湾社会对于历史事实的讨论与理解,致使无从得知的台湾人民被迫缄默噤声、甚至因此成为独裁统治史观的帮凶。

而有关「转型正义」的社会共识,也就宛若遥遥无期了。

第三个迷思是过份害怕争执、盲目追求共识,将历史视为是一旦「面对」就可以「解决」之物。我们必须理解:历史原本就不存在着终结,认识与诠释本来就是永远的进行式。如果有人可以轻言历史终结,那幺有大多时候表示他还没有认真面对,才能够如此地轻描淡写。同时,我们也必须对于这样的说法表示畏惧,因为一旦「面对」等于「解决」等于「不用再提起」,那幺它就很有可能会再一次地发生(比如「新疆」或者「西藏」)。

更何况,我们真的以为我们「够」了解历史、认识二二八、知道白色恐怖吗?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自2018年开始,已陆续找出成千上百笔过去从未发现的「受难者名单」,每一个名字,都曾经掩没在历史的尘埃,却能够帮助我们扩大对于战后台湾历史的了解。于是,对于宛若冰山,还有太多犹然隐身在海平面下的、未知的一切,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有更多的反省与谦卑呢?

目前台湾民间规模最大、同时也是由青年学子发起的二二八事件纪念活动「共生音乐节」团队,于今年的活动新闻稿中提出了三点声明,不仅强调「没有真相、没有究责,就没有和解。」,更呼吁「教育部不应置身事外」、「政府应进行通盘的规划,建置让转型正义得以落实于教育、台湾社会的完整制度」。

共生音乐节的声明,点出了转型正义不仅是文化议题,更是教育议题。如果我们没办法让更多人、尤其是下一个世代认识过去的创伤,那幺过往所遭逢的一切的苦难,也就失去了价值与意义。民进党政府自2016年重新执政以来,以文化部为核心,结合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国家人权博物馆、二二八国家纪念馆等机关,确实已经让台湾的转型正义工程进入了崭新的阶段。不过,如何在目前已经与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陈文成纪念基金会、郑南榕纪念基金会等单位合作的成果上,从旁延伸至教育部及地方县市政府文化、教育主管机关,乃至涵括课程、教材等面向,打造具备人力、资源与经验相互流通的「生态系」,才有可能扩大影响範围,有效消弭上述诸多对于转型正义的误解与迷思。

打破迷思、打造转型正义生态系

转型正义既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更是资源的重新分配。如果台湾社会想要公允的评价「白色恐怖」、「蒋介石」或者是「中国国民党」,那幺就必须重新回到历史的脉络、按照比例原则的方式去理解,才不会轻易地将过去数十年来无故「被牺牲」的人民、无奈被拆散的家庭、始终得不到一句道歉或解释的悲戚,与成千上百座之一的铜像遭到破坏来划上等号。我们不得不提醒:

过于浮滥的同情与怜悯,

既是残忍,更可能是不自知的邪恶。

极权主义政权,不论何种形式,在日以继夜的镇压之外,最大的杰作,就是製造没有记忆的人民。不只如此,极权主义还企图压抑、改写受害者的记忆,抹去她/他们的历史与认同,直到她们的灵魂与伤疤,都化为统治者控制下的记忆焚化炉的一缕轻烟。

——吴介民,2019/02/2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