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洁书评】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_前沿科技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体育现金网
主页 > 前沿科技 >【黄宗洁书评】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 >

【黄宗洁书评】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

2020年06月14日 来源:http://www.95shenbo.com

【黄宗洁书评】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

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外包时代》(声音版)

人生代包工厂的探索之旅——《外包时代》(声音版)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村上春树在《日出国的工厂》一书中,曾经非常生动地描述了一种很少被定义为工厂的场所——结婚会场:

「不用说,结婚会场并不是正确意义上的「工厂」。除了餐点之外,结婚会场既不生产任何有形的东西,也没有输送带或空气压缩机之类发出隆隆噪音在操作着的机器。但是,如果您有机会仔细观察从结婚会场里顺序送出几对新婚夫妇的过程的话……我相信您应该不会反对这也可以归纳在所谓『工厂』的範畴里。老实说,那除了工厂之外什幺也不是。」

他在文中细数作为一个工厂的结婚会场,或名为「结婚会场」的工厂,如何制式地透过礼服、喜帖、料理、红酒、蜡烛、捧花、司仪、乾冰、音响、照片与经过设计的王子公主浪漫爱情童话故事……等原料,「产出」一组又一组的伴侣。

认为自己经历过个人化温馨浪漫婚礼仪式的读者,或许会批评村上春树将结婚形容为工厂生产线的方式是种冒犯,但如今回头阅读这本十多年前的作品,仍不得不佩服村上春树对社会观察的敏锐度,因为今天的「人生代包工厂」生产线业务,可不只是新郎新娘而已,从出生到死亡,我们的日常琐事或人生大事,只要你想像得到的任何需求,从「祖母出租」到代客庆生,全都可以找到代办服务。不要怀疑,欢迎来到「外包时代」。

社会学家爱尔丽.罗赛尔.霍克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透过《外包时代》(The Outsourced Self: Intimate Life in Market Times)这本书要探讨的,正是这个「什幺都能买,什幺都不奇怪」的年代,情感关係的外包如何改变了我们的人际互动模式,用金钱来换取时间与便利的结果,又可能付出什幺相对应的代价。

霍克希尔德在书中以两种生活模式进行对照,一是她的伊莉莎白姑姑所代表的农场时光人情互助模式,传承着古老社会「做就对了」的精神,认为需要帮忙的时候,邻居朋友天生就会守望相助,即使年长独居且行动不便,她仍坚持不需要「专业人士」的协助;与此相对的,是当代美国市场机制下,村落社会所转型成的「外包社会」,在这个一切皆可买卖的年代,「情感劳动」(关心与在意)也成为外包项目之一,我们可以付费聘请专门的照顾人员照顾父母、带孩子看医生,同时认为这仍是表达关怀的方式。

而在生活与情感都高度仰赖专家协助的情况下,如果从恋爱、结婚、生子、育儿、照顾父母、养老等所有过程都可以用不同形式购买,我们该如何定位个人与市场的界线?如果生活中的一切都有专家指点或代劳,所谓的「私领域」是否再也不存在?我们彷彿过着「幕后」的人生,在萤幕前下指导棋的,则是花钱外包的专家。这是否会让我们因此失落了表达真实情感的能力?如同书中某位聘请恋爱顾问的客户葛雷斯的疑问:「如果一位顾问帮男生跟女生聊天,另一名顾问帮女生跟男生聊天,不就变成这两位爱情顾问在谈恋爱吗?」

但是霍克希尔德并非意在贵古贱今,或是单纯批判外包社会下的功利主义,相反地,她走访整个外包时代的人生商品链,试着从交易双方的观点共同编织出当代市场机制背后的运作模式、诱惑、助益与代价。透过每一个个案在自我和商品化之间试图画出的界线,勾勒出两种价值的拉扯与矛盾:我们一方面以金钱换取服务,另方面却也难免质疑自己,如果这些事情都委託他人代办,那幺事物的意义是否会因为这样的代劳而被稀释甚至消失?这是何以在书中,我们会反覆看到这类的问句:「如果狗主人连週末都不能自己遛狗,干嘛要养狗?」「如果不亲自挑选礼物,为何要送礼?」「如果将孩子的生日派对交给陌生人办,那幺办派对的意义何在?」换言之,透过「哪些事物不应该外包」的底线之思考,我们也同时检核了心中的价值排序,判断哪些事该亲力亲为,哪些不妨让专业人士接手。

更重要的是,霍克希尔德让我们看到,无论社会结构和经济条件如何改变消费模式,人心之中对于建立连结与关係的渴望都是一致的,因此,我们可能会和按摩师、美髮师、孩子的保母建立某种类似友谊的关係,对其诉说心事、分享日常生活的种种,亲密的程度甚至可能超越家人;至于看似违反道德直觉的「祖母出租」、「老妈出租」与「好友出租」,不只折射出疏离社会里的孤独,也提供了一个反思的契机:此种供需模式能在市场出现的背后,代表着什幺样的欠缺与追求,以及,生命中有哪些事物,是再多金钱也无法交换的?如同从事长者照护服务的芭芭拉在描述她与受託探访的老妇人维多利亚的关係时,提到辞去这份工作的理由,是因为她的探访再也无法带给维多利亚快乐,所以薪水再高也没用。但饶富意味的是,她补充了一句︰「如果维多利亚是我母亲,我无论如何还是会去探望她吧,但维多利亚不是我母亲。」霍克希尔德认为,这样的态度展现了「选择与义务的微妙界线」,身处外包时代,我们可以轻易将许多原本被归类为义务的事情外包,但是义务的核心并不会因此改变,世界上确实有些价值,是无法用钱买到的。

《钱买不到的东西》,先觉出版

透过这些挣扎与矛盾,已可隐然看出,情感商品化最令人忧心之处或许在于,我们所珍视的价值是否会在市场社会的运算过程中失落。关于这一点,迈可.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在《钱买不到的东西》(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一书中曾有非常精彩的论析。他用各种道德上令人疑虑的例子,讨论市场交易的道德极限,指出一切都可以买卖的社会,可能造成的不平等,以及非市场价值如何可能因此被排挤,让「生命中美好的事物因成为商品而沦于腐化」,比方说,「代客道歉公司」所提供的道歉服务,能让人因此修补关係吗?用钱鼓励学生阅读,最后会否在取消奖金时让动机也随之消失?桑德尔提醒我们的是,当所有事物都可以标价,事物的本质也可能随之发生变异。

但是,就算在处理诸如代孕生子这类外包社会最敏感与具争议性的议题时,霍克希尔德也并未将结论简单地导向道德诉求,而是让读者看到个案之间的差异性,看到寻找代理孕母的夫妻与代孕者各自的背景和故事,从而看到在「交易」这个标籤背后,有着人性化与商品化的複杂纠结,包含了互惠、赠与、剥削、爱与尊严,如何在全球化下的市场机制中,影响了人的选择——无论是在多幺有限的自由下的选择。

因此,霍克希尔德带领读者进行的这场人生代包工厂的参观之旅,终究要回到这样的探问:对我们而言,生命中无可取代的核心价值到底是什幺?如果一切都可外包,我们最终会失落什幺?每个人都必须画出自己心中的那条底线。这不仅关乎我们个人,也关乎整个时代。毕竟,诚如桑德尔所言:市场的问题,其实就是「我们想要如何共同生活的问题」。

本文作者─黄宗洁

国立台湾师範大学教育心理与辅导系学士、国文学系硕、博士。长期关心动物议题,喜欢读字甚过写字的杂食性阅读动物。着有《生命伦理的建构》、《当代台湾文学的家族书写──以认同为中心的探讨》。现任国立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副教授。

《外包时代》,上奇时代出版《外包时代:当情感生活商品化,自我价值将何以寄託?》(The Outsourced Self: Intimate Life in Market Times)作者:爱尔丽‧罗塞尔‧霍克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类别:社会议题出版者:上奇时代页数:320页

更多新书资讯:《外包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