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佼专文】敌人就是贵人,感谢一路上看不起我的人_J家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体育现金网
主页 > J家生活 >【黄子佼专文】敌人就是贵人,感谢一路上看不起我的人 >

【黄子佼专文】敌人就是贵人,感谢一路上看不起我的人

2020年06月14日 来源:http://www.95shenbo.com

人称佼佼的黄子佼,出道 27 年,历经许多挫折后成为综艺一哥。这一次他不搞笑,不欢快,他想静静坐下来和你说一个故事,与你细细分享他一路走来的「坚持」故事。(推荐阅读:给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种苦,但只有一种坚持)

作者:黄子佼《我还在》

蔡依林和韦礼安的例子,是我最喜欢也最欣赏的,一肩担起委屈,不回击、不暴走,但卯足劲,努力坚持、等待运气,实际做给你看,打脸不看好自己的人。他们用时间证明实力,而非挑衅回击,引起风波与口水。这样的人将吸引更多贵人,再一步一步,温和而坚毅地走向荣耀。(有些远路是必须的!接受挫折的负能量心理学)

将负面能量,转为自己向上跃起的动力,值得喝采学习。况且,为讨厌你的人动怒,骂两声,是很爽!但你的口舌之快,不也变成和他们一样的风格了?不如潜心、卖力征服他们,那种卧薪尝胆句践复国的痛快,相信我,比当下随之起舞骂两声,爽上 N 倍!

在竞争激烈、生态複杂的演艺圈,我看过无数星海浮沉,人情冷暖过尽千帆,明白了谁也不可能讨好所有人,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与事,即使是无敌巨星也不可能毫无瑕疵,再大牌的巨星都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敌人,没有谁是绝对的人缘百分百,这就是江湖。

例如,当我在台上主持时,一转头,竟惊讶发现,连自己都非常喜欢的、形象与歌艺俱佳的人气歌手,台下仍有听众投以极度木然的眼光,完全不鸟他、不投入。所以,在意什幺呢?不论做到什幺程度,也无法赢得所有人的笑声、掌声与认同,到头来,尽力而为就够了。

【黄子佼专文】敌人就是贵人,感谢一路上看不起我的人
(photo credit:黄子佼官方脸书)

二○一○年,我和张宇兴沖沖接下壹电视节目《壹级娱乐》。企画阶段,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先生突然把我叫去办公室,一开口就把我批评得一文不值,大意是:「你的演艺事业完了,观众不看你,这次做不起来,就无望了,这是你的最后机会!」那一刻,我有多难熬?面对一连串的批评与全盘否定,我非常难过,也心生不满,毕竟你从香港来,是否了解我和台湾市场?知道我的资历吗?我虽是你聘的主持人,但也有哈日、潮流教主的身分,电台也稳定经营多年,你知道吗?无望?完蛋?起不来了?(「中国好声音」爆红!为什幺台湾的综艺节目让人想转台)

幸好,我是乐观又理性的人,当时虽带点迟疑与闷闷不乐地离开他的办公室,强颜欢笑地和同仁道别,搭车离开,但我并未因此上网或向友人抱怨诉苦,而是立刻开始思考、分析他为什幺要打击我?觉得我差,何苦要付我主持费来做开台黄金时段的直播节目?还是激将法,故意这幺说,激发我的潜能?不是看不起我,但要将我的自信打到谷底,浴火重生?要我不要因过去自满,未来才可以更好,而故意诋毁我,以开发更大的进步空间?当然,我是到谷底了,但真的起不来了?脑中涌现无数问号。

除了胡乱揣测,我也询问曾为黎老闆工作的挚友意见。朋友表示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再好的人都会先打压,不必太在意。但我真的可以完全不在意吗?会不会是好友知道我受伤了,所以故意替黎老闆粉饰太平,而开口安慰?(人生没有永远的逆境!谷底的路,都是往上爬的)

无论如何,黎老闆的打击确实激励了我。我早已不是那种杯弓蛇影的人,我不会当场反击,也不会让媒体帮我申诉,更不想上网开骂发洩怒吼讨拍,我看过太多人受不了被讦谯,大力反击,怒火沖天,砲火四射,失控后,乍看获得纾压,日后却一蹶不振,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儘管我当时很想反扑,但经过沉澱与几番纠结后,我选择努力到最后一刻。妙的是,黎老闆在打击我之后的每一次互动,都表现得意外地友善,有次甚至传简讯称讚我有很多创新想法,不如来做电视台总监……他的前后不同调,让我有点无所适从,这是同一个人吗?但我也因此备受感动,看来我有慢慢征服他了?我同时也明白,他应该是刀子嘴豆腐心?人真的不能太冲动,或许他把我臭骂一顿时,说不定只是刚好碰上他心情不好,藉机找我出气?如果我当场请辞不干,岂不是跟钱过不去?而且最后也无法获得他的认同,徒留赌气的背影,多冤?

当然,自尊心太强的人可能当场硬碰硬,再拍拍屁股走人,喊声我不做了!然后心里觉得自己好酷!这就是做自己?但老实说,局面搞僵了,撕破脸,好吗?地盘拱手让人,机会丢了,值吗?

古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相信有其哲理。但以前的我也会这样,年轻气盛转身离开某电视台,自以为是,搞得里外不是人,当下觉得出了口气,事后却更加落寞。我就是从过去的少不更事,边走边学习过来的。累积越久经历,才更能屈能伸,这不是孬,是忍。不意气用事,只拚出成绩,用未来证明自己。

敌人可能是你的贵人,要理性研判情势与对手,同时压抑心中的不痛快。但请记住:「如果将敌人真的当成了敌人,那就是开战时刻了,你的弹药够吗?」

我与知名製作人薛圣棻合作多次,前几年的週日节目《红白红白我胜利》,虽然曾让我在二○一三年和小燕姊拿了金钟奖,但播出当时,其实已出现疲态,必须转型,甚至连改了两种版本。

第一次改版《综艺十八班》,原先的另一名主持人先被牺牲,但效果还是不彰;第二次改版《百万大明星》,突然告知我,海选时不设主持人,小燕姊是评审长,我被安排在小小外场,访问家人。我心想,这样的工作内容,不是刚出道新人做的事吗?篇幅不长,但时间耗费长,做起来没什幺成就感,没劲。儘管那时也不是太忙,但还是觉得闷,于是决定请辞。

那个晚上,我甚至赌气,拒接製作人薛哥的电话,他改从脸书传讯息,怕彼此有误会,也担心我不开心,毕竟是合作多年的战友。但我当时已在思考下一步,该继续意气用事下去?这将少一个尊敬的前辈,也同时失去一个舞台,即使只是一个外场后台。(当你觉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我挣扎了很久,帮过我很多的薛哥最后对我晓以大义,并举很多国外节目的例子,让我知道外场的重要性。他 EQ 极高,也很敏感,懂我在犹豫什幺,但他并不会因此画大饼给我,而是循循善诱。他从不是我的敌人,多年前更是我的贵人,加上其团队运作上有其专业判断,也有很棒的 SOP ,所以我决定放下负面思维,一起努力做完节目,把外场小地盘当成大舞台,很卖力!

没想到海选做完进入複赛时,我再度被他提拔,回到摄影棚里担纲主持複决赛。直到现在,我们仍持续合作同一时段的《我要当歌手》,一起在週日八点,等于接连经营了四个节目。试想,如果当时闹翻了,我将没有机会从外场回到八点档大舞台,而隔年入围与得奖,大家也只能尴尬聚首,《我要当歌手》则让我入围二○一四年主持人奖。

牵一髮动全身,天堂地狱一线之隔。感谢他在过程中,曾找我认真讨论主持时的优缺点,例如在后台访问不够温暖;当评审时,犀利却不圆融。当然他不像黎老闆那般的态度,但如果我一律把这些直言视为敌人,消极地让坏情绪压过一切,相信我的坏口碑,也会在业界传开,舞台一定会越做越小。

这几年,经历各种状况,人生像跷跷板忽高忽低。我持续动脑,但嘴与脚步都放慢了,细细体会一切,再一步步找回节奏与机会,站上各种舞台。从中的省思与领悟,是这本书诞生的意义。

遇到任何状况,保持理性的态度,心中同时要有过滤机制,就像电脑灌防毒软体一样,过滤病毒,留下有用的档案与程式。偏激、不理性的木马攻击请直接隔离删除,留下有建设性的部分。面对别人的无理批评,我也会告诉自己,水清则无鱼,或许我有让他羡慕或嫉妒的地方,才会引起关注及被评论,总比被当透明人好吧?有一阵子,我在演艺圈,就像透明的,不是吗?

无论做任何事,我都会尽力让大众信服,即使做不到,也因尽力而无愧于心。奋斗的过程中,将敌意转为动力,绝对会有收穫,对自己来说,这样就已足够。

当我们拥有贵人,也该多多当别人的贵人。能帮助别人,就尽量做。我的好朋友卜学亮在五十大寿生日宴时,再度提起过去我曾帮过他的往事,例如他当兵回来,我陪他一起上通告回温;上节目时,会推他上场与做球给他等等……其实那些往事,我早就忘了,而且不足挂齿,但他总是一提再提,让我也挺感动的。

我们一定要记得别人对我们的好,努力帮助别人,而不是一直记住对谁好过,或等谁回报?更不要惦记别人怎幺伤害我,思索着如何报复别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上一篇:
下一篇: